阿爸今天又進開刀房了,這次是因為左眼白內障,

終於,兩隻眼睛都解決了,以後阿爸就會用很〝犀利〞的眼神跟我說:不要再說我眼睛花花了!!

雖然有上次經驗,但是越靠近手術時間我就越緊張,

這次沒有人陪我在外面等了,

早上簽手術同意書時,覺得壓力好大(當然上次也是),為什麼見證人是寫我的名字,為什麼不是別人?

如果有問題是不是我要承擔?我可以嗎?

今天,終於讓我徹底失望了,以後,我對某人再也不會抱有任何希望了。

要回家的時候,我問阿爸感覺怎樣?他說今天比較有感覺,我:O_O? 麻醉沒有到底歐?

一定是早上偷喝酒拉~~~~~~~(狀態顯示為指著阿爸亂叫)

阿爸顯示無語(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)

不過他回家後還可以指揮我怎樣圍小農場的柵欄,

應該是沒啥大礙吧,兩個大人還吵架,因為阿爸閒不下來,

這時候就要說陳阿孟的至理名言了,與其讓他無聊不開心,不如就讓他去做吧!

反正他又不是小孩子~

恩,總之,心中一顆大石頭放下了,但是還有一顆阿~~~~~~

工作~~~~~你在哪裡~~~~~~~~~~~~~~~~~~~~~

孟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