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喜歡聽他說他自己的故事。
他說他曾經用一個車牌號碼和一朵玫瑰花,
讓一位便利商店的女店員迷上他,
但他覺得店員愛上的是他的車。
當他進入商店後,女孩不曾正眼瞧他,
是害羞是不屑是不知?但總會在他走後,
眼睜睜的看著車子駛離,一切都在後視鏡中展露無遺。
他曾用微笑和點頭,讓一個自助餐店的女孩向他解釋,
那個剛從她家門口離開的男生,只是她弟弟。
他說,這女孩大概是愛上我了。
她笑著跟他說,你這樣不行拉,是造孽,人家女孩兒的心是敏感脆弱的。
他總是大眾的博愛的平等的,從不吝嗇付出,卻不是專一。
她曾私心的想,若是他和她一同出現,
那些女孩兒會不會感到心痛甚至心碎?

但她從不將它付諸實現,因為她感同身受。
她只是幸運了點,可以他在身邊,
卻不專屬於她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孟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